• <dfn id="yd44o"><rp id="yd44o"><address id="yd44o"></address></rp></dfn>

    <video id="yd44o"></video>
    <u id="yd44o"></u>
    <var id="yd44o"></var>

      <acronym id="yd44o"></acronym>
    <var id="yd44o"><th id="yd44o"></th></var>

  • 您的位置 :首頁 > > 虐戀情深 > 陌仙道

    更新時間:2024-07-11

    陌仙道風冷韓熙和我是同一人

      “哦?”

      蘇木關切問道:“岳丈大人,那感染瘟疫的丫鬟,目前情況如何?”

      實在是:此事,由不得他不得不重視。

      若任由瘟疫擴散開,寧王府府上下,怕是都要遭殃,包括這個岳丈,甚至,他與李明月,都有感染的風險。

      “賢婿放心!”

      寧王不慌不忙,撫須笑道:“這還多虧了賢婿的【瓊漿玉露】,只是一滴,就將那丫鬟治好了,潰爛的皮膚恢復如新,發熱癥狀也是退去,重新變得生龍活虎……”

      “一滴么?治好……”

      蘇木皺起眉頭,突然警惕問道:“岳丈大人,那個丫鬟此刻何在?”

      他嚴重懷疑:那個丫鬟的瘟疫,并非徹底治好。

      本質上講,【瓊漿玉露】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提供強大的生命力。

      雖然【瓊漿玉露】對‘內外傷’、‘毒素’、‘病菌、病毒’都有良好的效果,但生效機制卻是截然不同。

      對外傷內傷,【瓊漿玉露】直接補充生命力,效果自然最好;

      面對毒素,【瓊漿玉露】的生效原理,則是:修復中毒的器官、組織,協助身體系統排毒;

      而面對病菌、病毒,【瓊漿玉露】的作用方式,乃是:為身體系統提供生命力,充當奶媽,與病菌、病毒反復拉鋸,直到產生抗體。

      可以說:這三種情況中,【瓊漿玉露】針對病毒、病菌,生效方式是最間接,利用率最低的。

      這就意味著:那感染瘟疫的丫鬟,服用【瓊漿玉露】后,可能會出現:暫時之間,【瓊漿玉露】提供的強大生命力,壓制住病菌,讓此人表面上看去治好了;實際上,并未徹底好轉。

      若是【瓊漿玉露】提供的生命力,被消耗一空,身體系統針對‘病菌’仍未產生特定抗體,就會被病菌反推回去,出現病情反復。

      “那丫鬟?她治好了,自然是去正常做事了?!?br>
      寧王發現蘇木表情不對,當即意識到有什么不妥:“賢婿,怎么了?這其中,可是有什么不對?”

      “來不及解釋了。岳丈大人,還請速速派人,將那個丫鬟隔離!”

      蘇木肅容道。

      “來人!”

      三四月的相處,寧王自是相信蘇木,不假思索,當即就叫人,準備按照蘇木的話吩咐下去。

      可說來也巧。

      就在這時,一個錦袍管家急匆匆來到,臉上帶著焦急之色。

      “王爺,大事不好?!?br>
      這管家稟告道:“那名為‘秋雨’的丫鬟,病情復發了……并且,還出現了其它丫鬟、仆役,癥狀都是:發熱、皮膚潰爛,顯然是患了瘟疫……至今已有三例!”

      “怎么回事?府中儲備的各項物資,皆是充足。我不是吩咐過:讓下面人,不要出府么?怎么會,還出現這么多患者?”

      寧王臉色難看地問道。

      “回王爺,”

      管家小心開口:“據調查:這些感染者未曾出府,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接觸過那個感染的丫鬟……”

      “她沒被治好?!”

      寧王眉毛一動,悚然大驚。

      “唉!”

      蘇木驀然一嘆,知道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倒不是說:【瓊漿玉露】,就治療不了這瘟疫,而是:一滴【瓊漿玉露】未必足夠。

      各人體質不同。

      有的人,或許一滴【瓊漿玉露】,就足以讓體內產生抗體;

      而有的人,若是患疫,想要真正治好,就必須多服用一二滴【瓊漿玉露】,提供充足的生命力……這般,身體才能與病菌反復拉鋸,直到體內產生抗體。

      這就有兩種操作。

      要么,添油戰術,服用一滴【瓊漿玉露】后,察看病情,出現反復后再服用一滴,直到徹底好轉;

      要么,一步到位,多服用幾滴【瓊漿玉露】,補充過量的生命力,催生身體系統快速出現抗體,這也可以。

      當然,即使產生了抗體,也不意味著,就徹底安全了。

      因為:此人身上,照樣可能攜帶有‘病菌’,對自己沒事,但卻可以成為傳染其它人的‘病原體’。

      再往壞處想一些,若那引起瘟疫的‘病菌’會變異,同一個人即使被治好,體內產生了抗體,也照樣可能二次感染。

      顯然,寧王府這次,就‘中了頭獎’:要么,是那丫鬟沒有徹底治好;要么,就是那丫鬟治好了,傳染給其它人,‘病菌’變異之后,再反傳染回來,二次交叉感染。

      相比之下,前者還好,若是后者……那才叫麻煩。

      “這般么?”

      寧王到底歷經風雨,在短暫的失神之后,很快就冷靜下來,發號施令:“所有出現癥狀這,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隔離……還有,接觸過的那丫鬟的,即使暫未發現癥狀,同樣隔離……”

      “還有:內宅封鎖,除開一二個絕對安全的,可以進入服侍,其它人,不得不允許,全部不許進入……”

      他條理清晰,一條條吩咐下去。

      “哎!”

      這管家默默記下,等寧王吩咐完后,答應一聲,匆匆下去,去處理此事了。

      等此人離去。

      寧王扭頭看向蘇木,才憂心忡忡問道:“賢婿,這瘟疫當真如此兇猛?就連你的【瓊漿玉露】,也無法根治?”

      “這倒不是?!?br>
      蘇木想了一下,用這個世界之人可以理解的話,深入淺出,解釋了一遍【瓊漿玉露】的原理。

      “竟是這般?!”

      寧王聽了,只感覺大開眼界,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古怪地問道:“賢婿,照你這么說:那丫鬟的病情未得到根治,竟是我所用【瓊漿玉露】少了的緣故?”

      “這……也可以這么說?!?br>
      蘇木笑了笑,旋即,又搖頭道:“當然,縱然所用的【瓊漿玉露】不少,那丫鬟該傳染別人,照樣還是會傳染;該感染之人,照樣還是會感染?!?br>
      “唯一的變化,只是:那個名叫‘柳兒’的丫鬟,有一定可能,自身無恙?!?br>
      說到這里。

      蘇木整理了下思路,開口道:“岳丈大人,我有一事相求,想請您府中的感染者,配合我做一樁測驗……”

      “自然可以?!?br>
      寧王拍了拍手,直接叫來一個管事。

      “賢婿,你盡管放手施為,有什么想法,吩咐姚管事皆可,他自會配合……”

      他說到這里,語氣頓了下:“雖然那些下人感染瘟疫,已是九死一生,但若是有可能的話,賢婿,你還是盡量保全他們?!?br>
      沒錯,在這個時代,‘人權意識’就是如此淡薄。

      特別是:大戶人家中的下人,‘賣身契’在主家手中,本身都算是一種如‘畜牲’般的財貨,縱然不高興了,將其打死,也只是交一筆罰銀即可。

      從之前的話中,便可以看出:即使寧王,也不太在意這些下人的生死。

      甚至,他這種,都算是好的了,還特意交代一聲,最好不要傷及性命。

      ——若是城中其它大戶,怕是交代都不會交代,只會將下人歡喜奉上,更甚者,或許還會故意讓更多的下人感染,為蘇木提供‘測驗材料’,從而巴結討好。

      “岳丈大人多慮了?!?br>
      蘇木擺了擺手:“我所做的測驗,于那些人無害,反倒有益?!?br>
      說著。

      他手心金光一閃,取出一瓶【瓊漿玉露】、一籃‘果子’、一沓‘口罩’。

      先是介紹了一邊‘口罩’的作用,讓測驗者注意戴上。

      旋即。

      蘇木才道:“姚管事,等會兒,你將那些患者分開隔離,留下一人以‘靈果’吊住性命。然后,以‘添油戰術’,讓其它患者服用【瓊漿玉露】。具體操作是這般……”

      “注意記錄,治好他們所需的【瓊漿玉露】數量……等將他們治好后,再以讓其它治好之人,以無防護狀態,接觸留下的那個感染者……”

      沒錯!

      蘇木如此做,正是想測驗,這場瘟疫的‘病菌’是否會變異。

      吩咐完畢。

      蘇木揮手,讓姚管事去測驗了,旋即又對寧王道:“岳丈大人,打擾了。為這個測驗,我恐怕要在府上逗留一兩日……”

      “打擾什么?一家人不說兩家話?!?br>
      寧王擺了擺手:“再者,說實話:賢婿,有你在這里,我更安心……求之不得哪!”

      這時。

      蘇木意念一動,以‘姻緣玉佩’,幻化出兩個‘傳訊喜鵲’,給家園中的洛宓、夏雨、夏荷三女傳訊,說了自己逗留于此的事情,并交代她們不要出家園。

      “當真神奇?!?br>
      寧王為蘇木這般手段贊嘆了聲,旋即,忍不住心中疑惑,問道:“賢婿,你方才所說的測驗,在最后,似乎是要讓治好之人,再度故意感染?”

      “是,也不是?!?br>
      蘇木坦誠道:“那治好之人,未必會反復感染。即使反復感染,最終,我也會以【瓊漿玉露】治好他們?!?br>
      “我所為,只是想找一個答案:看那些被瘟疫感染并治好之人,會不會重復感染?!?br>
      “若不會還好說,這場瘟疫,倒還容易遏制;若是的話……”

      蘇木說到這里,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怎么樣?”

      寧王追問。

      “那……這場瘟疫,恐怕……”

      蘇木苦笑著,一字一頓道:“永無滅絕之可能了?!?br>
      “嘶!”

      寧王聞言,縱然早有心理準備,仍是被驚得倒吸了口冷氣。

      “當然,后一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很小……”

      蘇木寬慰道。

      他沒說的是:若那種可能真的出現了,此方世界的人類,恐怕要經歷一場大滅絕。

      畢竟,地球科技如此發達,面對那種不斷變異的‘病毒’,都被折騰得死去活來,更何況是這個時代呢?

      “賢婿,快拿來!”

      寧王回過神,突然伸手。

      “什么?”

      “你所戴的這種‘口罩’??!”

      寧王理所當然道:“我還想多活幾年,等著你和明月……抱孫子哪!”

      “岳丈大人,若是您的話……當真不用?!?br>
      蘇木失笑道:“無論這瘟疫,是哪一種情況,【瓊漿玉露】都可治療,了不起,多患病、多治療幾次就是了?!?br>
      “我的【瓊漿玉露】,放大到一城、一國,或許力有不逮,但只是百八十人的話,還是輕輕松松的?!?br>
      “再者,若是前一種,真的患病過一次,身體有了抗體,就不會再患病……我還準備讓您效仿那些人,故意感染一次,來一個‘預防接種’呢!”

      蘇木這般道。

      當然,說歸說,他還是取出了一沓‘口罩’,給了寧王。

      “好女婿?!?br>
      寧王任憑蘇木如何說,還是喜滋滋地結接過了‘口罩’,并隨口問道:“感染一次,就不會重復感嘆,天下間還有這般奇怪的???”

      “自然是有的?!?br>
      蘇木笑道:“水痘、麻疹、天花、紅眼病……許多病癥,人得了一次,身體就會產生抗體,不會再得第二次?!?br>
      “這般??!”

      寧王自是聰明的,略一聯想,就舉一反三:“賢婿,若是如你所說的‘抗體’理論,這瘟疫會重復多次感染,就意味著,它會自我成長、變聰明,越來越難以對付……是這個理兒么?”

      “沒錯?!?br>
      蘇木頷首。

      ……

      寧王府。

      外院的‘下人房’。

      三個丫鬟、一個仆役,被隔離在一起。

      其中一個丫鬟、一個仆役,已經發高燒陷入昏迷,失去意識,只有另兩個丫鬟,癥狀稍輕,還保持著意識。

      “秋雨,咱們是不是要死了???”

      一個丫鬟虛弱問道。

      “不會的……王府會救咱們的……我之前患病,都得了一滴【瓊漿玉露】……王爺不會不管咱們的……”

      被稱作‘秋雨’的丫鬟,給對方打氣:“春草,堅持住……”

      ……

      話雖如此,可春草、秋雨這兩個丫鬟心中,都知道獲救的希望渺茫。

      畢竟,之前秋雨都被救過一次,沒用,王府還會繼續消耗價值千金的【瓊漿玉露】,去救她們嗎?

      有那個錢,不知能去買多少丫鬟?

      她們此刻,心中只期盼,不要被趕出府去,在病痛折磨中,孤苦死去。

      ……

      吱呀!

      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兩個帶著‘口罩’的下人進來。

      “接下來,你們要分開隔離……你們運氣真好,蘇真人說了,【瓊漿玉露】管夠,直到給你們治好為止……所以,感謝蘇真人、感謝王爺吧!”

      ……

      春草、秋雨這兩個尚有意識的丫鬟,此時聞言,皆是喜極而泣。

      ……

      兩天后,測試結果出來了。

      ……陌仙道《風冷韓熙和我是同一人》章節內容努力加載中...

    鎮天神婿陳寧宋娉婷牧龍師禁忌戀小說緊身衣小說空間情侶名稱舞動乾坤5200武帝歸來快穿:我只想種田鬼吹燈小說全金屬狂潮小說主角是部隊軍銜將軍的都市小說終須一別小說免費閱讀超級兵王葉秋盛世狂妃 嫡女驚華大漢天驕全文閱讀

    猜你喜歡

    亚洲国产精品福利片在线观看_亚洲一区二区三不卡高清_毛片免费播放无码_精品国产污污免费网站入口
  • <dfn id="yd44o"><rp id="yd44o"><address id="yd44o"></address></rp></dfn>

    <video id="yd44o"></video>
    <u id="yd44o"></u>
    <var id="yd44o"></var>

      <acronym id="yd44o"></acronym>
    <var id="yd44o"><th id="yd44o"></th></var>